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产经 > 能源 > > 正文

字号:  

煤炭滞销 制造业报警

  • 来源: 央视财经评论   时间:2013-05-14 23:23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价格暴跌,需求疲软,货运司机的收入下滑,煤炭企业生产进退两难。近期,煤炭行业遭遇的困境备受各界的关注,煤炭为什么卖不出去了?煤炭业的黄金期是否不再?作为煤炭消费大国,煤炭产业的变化对于转型中的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煤炭价格暴跌,运煤司机收入锐减,企业生产进退两难。煤炭是否就此告别黄金十年?产能过剩如何助推产业升级?

  在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这里的煤炭主要靠汽车往外运输,但是在公路两旁,我们还时不时就能看到很多空着的大货车停放在路旁的空地上。

  记者:这个月拉了多少?

  王飞(大货车车主):就没拉,放了三个月了。原来一个月还行,能拉个三十来趟,每天能拉一趟,能挣个两三万吧。

  货车没有生意的直接原因就是现在来矿场买煤的客户大幅减少,张海平是山西省宁武县庄旺煤业的销售科长,原来坐等客户上门的他,现在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很大变化。

  张海平(山西宁武能源投资公司庄旺煤业销售科长):(原来)人比较多,车也好多,都是过来谈业务的。现在你看,过来看一下都没有了。这几个月就是(这样)。我们自己就打电话问一下他们,看有没有这个销量,给我们销一批。

  郭文奎(山西宁武能源投资公司庄旺煤业经理):像去年(一季度)我们的利润是450多万元,今年一季度是亏损了140多万元,这个利润下降了是130%多。

  王满旺(山西宁武能源投资公司总经理):我们这个矿就是南沟煤业公司马上5月底就要投产,但是投产后,就要面临这个煤矿又要面临煤炭形势下滑,煤炭价格大幅度下降的这个情况,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还得继续建设,不然的话,矿井5.8个亿投资进去了,没有回报。

  山西朔州的后安煤矿是一家年产量在180万吨的煤炭企业,受今年市场疲软的影响,现在的产量有所减少。

  杜斌(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后安煤炭有限公司矿长):基本上处于半停产,一边检修一边生产状态,预计这样一直下去,像今年的生产形势就是产量能完成130多万吨,比去年减少了50多万吨。

  中国如此大的产能产量,各家钢铁企业的经营情况又怎样?事实上,去年以来钢铁价格持续低迷,使得钢厂出现了亏损。

  吴平(河北省首钢迁安钢铁公司党委书记):热轧的产品,多数,三分之二以上的品种都是亏损的,只有极个别品种有盈利。你生产100万吨也是这些费用,你生产120万吨还是这些固定费用,这就是我们不能轻易减产的原因。

  安宝林(河北迁安轧一钢铁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原来我们的水平应该是月产在17.5万吨的水平,现在控制在17万吨。也不少了,损失5、6万吨的产量,销售也不是很好,现在竞争厂家太多。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在2013年铁矿石国际市场研讨会上表示,产能过剩已经成为钢铁行业的致命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2013中国企业发展报告》也指出,最近几年,我国经济发展中的产能过剩矛盾十分突出。不仅钢铁、水泥等传统产业过剩,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出现了过剩,像太阳能光伏电池,中国的产能占全球的60%。

  张鸿:产能过剩行业现在是内忧外患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供需决定价格,价格下跌那一定是供需出现了矛盾。单纯从供需上来讲,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内忧是虽然这么多年喊了煤炭、钢铁这些都过剩,但其实还是大踏步的在前进。我今天专门查了十一五煤炭行业的发展规划,当时是预期到2010年的十一五结束的时候,2010年煤炭的产量是26亿吨,但是到了2001年,是32.4亿吨,多出了四分之一。这里面比如说像山西,山西从1949年到2007年,产量才到5亿吨,但是从2007年到2012年,就有9亿吨,它用短短的几年走过了那么多年发展的路。

  外患是什么?外患就是进口,进口价格比国内的低。现在印尼这些地方都比我们国内便宜很多,所以我们进口都有3亿多吨,我们每年自己产量的增加才2亿吨,进口的这个量很大,再加上人家需求在下降,美国页岩气开始革命,页岩气可能是新能源的替代,包括我们自己,我们在经济的整个结构调整中其实有主动性,我们其实也在能源的结构上有调整。能源结构上调整是什么意思?比如说单纯能源结构煤炭占比过去是70%,现在到十一五结束的时候,我们要达到64%,天然气的占比可能要从2010年的4.3%,到2015年我们的目标是7%点几,这样的话,即使在小的需求减少的时候,这个需求里面的结构还出现了问题,所以这就对煤炭行业是雪上加霜了。

  刘元春:在供求的双重挤压下 导致煤炭价格出现回落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从宏观整体来看,是由于整体经济的增速的回落,那么直接导致整体的需求下滑,而在这个下滑里有一个结构性的效应。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本轮全球和中国的经济的回落,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重化工行业,而这些行业恰恰是能源需求弹性特别大、特别高的这样一些行业,因此对能源的需求出现了下滑。我们就会看到比如说目前石油价格、煤炭价格以及天然气的价格都出现了相对平缓的状况。另外一个方面,由于过去这样一种粗放型的发展模式的条件下,中国煤炭的产能已经累积到一个很高的历史高位,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需求虽然在下滑,但是各个地方由于地方保护主义的这种影响,那么它整个的生产水平并没有出现应有的回落。

  它停不下来,在供求这样的双重挤压下,必定会导致它的价格出现回落。如果再从一些细节的角度来看,我们会发现,比如说目前煤炭的库存量相对较大,去库存的压力也比较大。同时全球的煤炭价格也处于一个低位水平,对于国内煤企产生的价格冲击依然还存在,所以这些因素融合在一起,我们就会看到,目前整个煤炭生产、运输、销售等等这些环节都出现了低迷的状况。

  韩晓平:在十二五规划结束时 煤炭会出现拐点下降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煤炭可能到目前为止还是再继续上涨,这种需求增压,但是增速已经大幅度减缓,那么我想很快,至少在“十二五规划”结束的时候,我们的煤炭可能会出现一个拐点。煤炭不但不再增压,而且逐渐在下降,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天然气资源还是非常的丰富,特别是我们新一任政府对天然气利用和天然气开发方面下了更大的功夫,那么中国将迎来一个天然气大发展的时期,而天然气的大发展,必然使我们减少对煤炭和石油的依赖,同时使我们整个产业结构,能效都得到一个根本改善,所以我想天然气的改变,恐怕是整个问题的根结。

  刘元春:今年煤炭行业会一直延续这种低迷的状态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应当说韩晓平的这个判断是一个趋势性的。第一,中国的重化工阶段的完成,它对于传统能源的依赖程度将度过它的高峰期。第二,随着我们整个能源政策的调整以及新能源的发展,能源结构在未来会有较大的变化,对于煤的需求程度也会有所减缓。如果我们从西欧和美国的发展历程来看,我们会看到对煤炭的需求本身会出现一个短期上扬,然后持续回落的趋向。

  我们要注意的问题就是,第一,中国这种发展是不是就会快速的告别粗放型的模式?第二,我们所期待的能源结构的大调整是不是就会有一个质的变化?那么第一,可能我们煤炭行业要想重返过去10年的辉煌时期,可能很难了,但是如果简单的说煤炭行业的好日子过去了也有一些问题,为什么?因为我们目前对煤炭整体的依赖程度还是很高,未来能源的紧平衡运行的状况还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那么煤炭行业随着整体宏观经济景气程度的回升,那么它整个的行业的景气状况的逆转也是可以预期的,但是我们从中短期来看,也就是说今年来看,这种低迷状态可能会有所延续。

  张鸿:高耗能产业要做坏的打算 在结构调整中会面临萎缩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就趋势来讲,我在刘院长和韩先生之间做个中庸派,就是黄金十年可能已经结束了,那样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但是它可能还会有周期性,但整体的趋势,我觉得起码这些企业要做一个坏的打算。因为首先中国经济现在在做结构调整,我们的第三产业要发展,服务业要发展,服务业的耗能量是低于工业的,只是几分之一的耗能量,所以如果我们的结构调整是那样调整的话,那么你们肯定要萎缩。如果不是政府给你砍掉,你自己在市场竞争中也得萎缩。还有,我们耗电耗能的结构要调整,这是一个趋势。再一个,我们的PM2.5已经让我们有切身之痛了,谁都知道这种高耗能的时代已经直接危害到我们的健康。所以在这种时候,我觉得无论是从政策的制定者,还是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讲,这个决心一定是非常大的。

  刘元春:产能过剩是我们在过去十几年里累积的产物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目前来讲,产能过剩的问题并不是今天才发生的,而是在过去这十几年里面累积的一种产物,是中国的发展模式,是中国的这种分权体系所导致的产物。因此,目前我们很多钢铁行业都会面临需求下滑,退出成本又很高的现状。退出成本一个是财务成本,就是说钢铁一旦投资了,它有大量的固定设施的沉默成本,当然更重要是它的社会和政策成本。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出于它的政绩工程,出于它的维稳等等,它不会让你来进行。事实上我们会看到,无论是从整个中国的发展模式的阶段判断来看,还是从我们整个的社会需求和环保要求这些方面,以及改革的呼声角度来看,钢铁行业、水泥行业都存在着挤压。

  从企业层面来看,第一,要看到这种行业的大趋势;第二,要看到中国的这种改革的大趋势。当然要有它的一个中长期战略,从短期来看,我们也会看到目前的状况还不是历史上最坏的状况。也就是说,我们把现在的状况与1997年到2001年进行比较,现在日子还不错,因此从这样的一种判断来看,很多企业可能会从中短期来看,认为他们还没有到大破大立,要进行生死决策的这样一个点,但是我们认为它必须要有中长期的这种考量。

  张鸿:产能过剩行业不要再试图做“猪坚强”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他们觉得可能扛扛就能扛过去,我给大家提供一个新闻,昨天的国务院电视电话会,李克强总理就说要坚决遏制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盲目扩张,而且说这是硬任务。你看这两个词,一个叫坚决,一个是硬任务,为什么?首先形势特别严峻,钢铁去年中钢协有一个报告说,去年的它的会员企业利润下滑98%,吓人不吓人?然后一季度44家上市公司公布的负债率61%点几。即便如此,一季度每天粗钢的产量仍然创着历史新高,就是仍然大家背负着大量的沉默成本,他们可能在等,做一下“猪坚强”,跟开发商似的,说不定能扛过来了。除了这些,两会期间无论是工信部,还是发改委都已经把这几个行业点名。

  地方政府是另外一个难点,阻力一定很大,因为在我们看来无效的产能,它叫无效GDP,但是对地方政府的官员来说,就是我如果是一个地方政府的官员可能也会考虑这个,虽然那个GDP是无效的,但可能对我是有效的,所以我就不大愿意把它给砍下来。这个时候如果是硬任务,我觉得这就得咬牙,就得能够有真的这种机制性的变化,就是它真的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说,它也愿意改变它的这些结构。

  张鸿:既然决定了要做调整 就不要再上马产能过剩的项目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觉得要增加容忍度,前一段时间,银监会给各大银行发了一个警示,有一些高风险的行业,这里面包括钢铁,有色金属,还有造船等等,但是你回忆几年前,这里面好几个是十大振兴产业。去年无论是钢铁和煤炭的走势,第三季度的时候不是特别好,因为整个GDP的增速也下来了,然后到10月份就开始有一些稳增长的措施出来,又有一些钢铁、煤炭的项目产能过剩的项目又开始上来,这就说明有时候我们并没有那么稳,我们既然决定了我们要做调整,那无论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比如说已经是高耗能的了,已经是产能过剩的了,那我们什么时候都不批它。

  刘元春:要打破政府过度参与市场和主导市场的格局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重要的就是,要打破这种利益格局,要打破政府过度的参与市场,主导市场的格局,特别是要打破目前由于政绩工程分权体系导致地方政府纷纷上马各种产能过剩的这样的一些企业和产量????

  • 作者:佚名
  • 编辑:易清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稀土整合棋局陷利益缠斗 包钢稀土强势招致不满
  • 稀土整合棋局陷利益缠斗 包钢稀土强势招致不满
  • 松下LG等家电能效等级不合格 被指骗取节能补贴
  • 媒体称尚德电力或被无锡国联收购
  • 华润煤业山西困局:煤矿权证办理政府无人愿担责
  • 预亏72亿 中国中冶为一窝烂摊子埋单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