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产经 > 能源 > > 正文

字号:  

房子改变社会生态:大城市已容不下“穷二代”

  北上广这些城市飞速上涨的房价,正在挤压着青年一代的生存空间。

  只有高中文化的李宗是安徽省界首市田营镇魏窑村的农民,1999年他来到上海工作,先后做过机修工人、技工、一线工人,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他慢慢成长为管理人员。“基本工资加上绩效工资每个月能拿到8000元,好的时候能拿到1万元。但单位附近的房价也一路攀升到2万元每平方米。”李宗感到理想与现实越来越远,因为买不起房,无奈之下他于今年返回农村老家。

  “提起房子对我生活带来的影响,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李宗有些哽咽,回到农村后的感觉让人心酸,在上海十多年积累的经验在我们农村没有用处,为了养家我开个化妆品店,但因为不熟悉市场行情,亏了一笔钱。“我经常想象着,如果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上海能买套房子,现在也能安居乐业,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城镇化的大潮中,李宗的经历只是众多进城务工人员的一个缩影,他们为这些城市奉献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为城市建设洒下了汗水和热血。经过多年的努力,这些工人已经适应了城市和工厂的生活,在他们的手中,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但却没有属于他们的家。在高房价的压力下,是坚守还是逃离?

  不仅是庞大的农民工队伍,一线城市的高学历人群也面临同样的困惑。黄某是北京一所高校老师,能留在北京教书已成为全村人的骄傲。由于来自农村,买房只能靠夫妻俩攒钱,仅凭教师的工资积蓄,在北京连首付都支付不起。今年,夫妻俩有了宝宝,但他们依然“蜗居”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家里老人来北京照顾孩子,房子更成为让他们全家头疼的问题。

  大学毕业后只身“南漂”的“白领”小白,至今仍没有在广州找到归宿感,因为平时都是和别人合租房子,已经退休的父母每次来看她都只能住宾馆或很局促地挤在出租屋的小房间里,少了那些柴米油盐的家的味道,回想起这些,小白总是感到很歉疚:作为独生女,已经在遥远的南方呆了四年多,既不甘心回到老家小城镇,又尚不具备深深扎根在广州的能力——单单买房就难倒了自己。

  “我们并不奢望一毕业就能买房,但房价飞速上涨的预期让我感觉自己没有能力攒钱买房。”小白告诉记者,在百般权衡下,她决定辞职回到江苏老家。

  这并不是个别人的故事,这是一代人的困惑。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一线城市,有大批这样的年轻人,他们怀揣着理想,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里安家扎根,但当高昂的创业理想遭遇高额的房价时,他们犹豫了,是坚守还是逃离?这是当今中国青年一代的鲜明写照,是一代年轻人的经历,但却牵扯着两代人、甚至是三代人生计。不可否认,房子已悄然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生态。

  当高房价让一部分人停住了追寻梦想的脚步时,我们不禁发问,如果一座城市容不下奋斗的人们,那么它创新发展的动力何在?

  • 作者:佚名
  • 编辑:陶裔霏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