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产经 > 能源 > > 正文

字号:  

京津冀治霾恐成持久战:钢铁高炉环踞排污难管

  10月下旬,雾霾天重来。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钢铁之城”河北唐山,发现这里“毒气”更盛。在丰润区曙光钢材贸易市场,一派繁荣景象昭示着唐山钢铁业的兴旺。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中国钢铁看河北,河北钢铁看唐山”,唐山一个城市的钢铁工业产值占据全国近三成份额。

  这里的人们或许并不尽知的是,两个月前,志在围剿雾霾流毒的攻坚战已经在京津冀三地高调打响。霾“毒”至深,在这场已上升为政治任务的战役中,参战方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然而,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深入调研发现,尽管战事正紧,但诸如整治钢铁污染背后的千亿投资损失、参战方实力不均影响整体治理节奏、巨额投资需求“供血”不足等一系列“拦路虎”正横卧前方。这或许注定了这场攻坚战最终可能演变为持久战,而一直以来让市场垂涎的雾霾治理万亿投资“盛宴”将不得不“文火慢烹”。

  雾霾不散

  钢铁高炉环踞 排污难管难控

  一个面积占不到全国1/20的区域,却密布着全国超过一半的炼铁高炉,这意味着钢铁行业给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造成的污染将比其他地区更严重,防治难度更大。

  在这场雾霾攻坚战中,唐山无法置身事外,因为钢铁工业已被锁定为导致大气污染的“元凶”之一。作为重点治理目标之一,唐山市到2017年前,需将自身钢铁产能砍掉4000万吨,相当于目前既有产能的1/3。

  雾霾天气的罪魁是空气中PM2.5浓度超标。据专家介绍,一直以来,钢铁生产排放的烟气对PM2.5颗粒物形成的贡献率仅次于位于首位的火电厂。

  对于钢铁厂众多带来的污染,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时有切身感受。在唐山丰润区的东马庄工业园区,在东西走向的狭长马路上,坐落着海顿、鑫亿源、鑫杭等十余家钢铁厂,相互间隔不过百米,还未进入园区,就能远远看见一座座炼铁小高炉冒着浓浓白烟,满载而至的运煤车在一些钢厂后门排起长队,等待将燃煤卸入储煤仓。疾驰而过的车辆卷起漫天尘土,让本已灰蒙蒙的空气更显污浊。

  工业园周边坐落着东马庄和亢各庄两个村子,在亢各庄村旁的玉米地里,几位村民正在把已采摘过的玉米秸秆收割打捆。村民告诉记者,这里几乎一年365天都是灰蒙蒙一片,附近钢铁厂排放的烟尘四处洒落,时常让人感觉呼吸困难。“厂子都建十多年了,我们慢慢也都习惯了。”一位村民说,因为烟粉尘大,村民不敢在院子里晾晒衣服。到了夜里,这些钢厂排放的烟气更浓,夏天纳凉也没法在院子里长呆,有时候一觉醒来,院子地上洒落一层灰。

  记者采访及调查发现,就承德市、石家庄、张家口等地的空气污染情况来看,各地围绕钢铁厂产生的污染情况不尽相同。

  河北的钢铁大军到底有多大规模?“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对此向记者表示,从产能上讲,截至今年上半年,河北省钢铁产能已达3.14亿吨,占全国总产能的1/3,其中唐山产能就超过1.2亿吨。而从钢铁污染源排放出口的炼铁高炉数量来看,据“我的钢铁网”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钢铁高炉有700座左右,其中河北省就达270多座,天津有十多个,再远一点的山西和山东省分别有40和30多个。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炼铁高炉数量超过全国一半。

  “一个国土面积不抵全国1/20的区域,却密布着全国超过一半的炼铁高炉,这意味着钢铁行业给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造成的污染将比其他地区更严重,污染防治难度也更大。”徐向春直言。

  一个可以佐证这种污染程度的数字是,据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统计,2012年河北省钢铁行业生产吨钢的二氧化硫、工业粉尘排放量分别达1.23千克和0.77千克,这两个数字均为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同行业先进水平的3-6倍。

  更为直观的体现是,自今年以来,环保部跟踪统计的全国74个城市的空气质量状况显示,空气质量较差的前十名城市均位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而到今年三季度,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平均超标天数的比例更是达到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近三倍。

  事实上,京津冀地区的钢铁行业大气污染排放问题,一直是环保部大气污染监管盯得最紧,但也是最头疼的难题。据记者了解,环保部各级官员去年以来在不同场合纷纷表达对以京津冀为代表的华北地区钢铁业污染的严厉批评。最近一次表态是在10月23日,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直陈,环保部今年初针对华北近300家钢铁企业进行排查后发现,其中7成以上企业都存在超标排放问题。而颇为无奈的是,目前整个华北地区的钢铁企业均为未通过环评的“黑户”,对其监管一直处于空白状态。

  据记者调查了解,近年来针对钢铁企业二氧化硫及烟粉尘等大气污染物排放,环保部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标准,排放浓度上限值达到“史上最严”。在此背景下,京津冀地区一些大型钢厂陆续开始加装脱硫和除尘等环保设施,以力求达标排放。一方面,全国范围内仍有多达2/3的钢铁烧结机未安装烟气脱硫及除尘设施,京津冀地区也不例外。

  另一方面,据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人士告诉记者,即便是已经加装环保设施的钢厂,为减少运行成本,环保设施也经常不运行,导致污染物排放难管难控。“在目前大气污染防治方面的法律法规缺位的情况下,这一问题仍将长期考验监管部门的执行效力,企业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的现象仍将长期存在。”该人士表示。

  • 作者:佚名
  • 编辑:陶裔霏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