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宏观 > 企业案例 > > 正文

字号:  

魏家福之困:两年巨亏200亿 称对股东感到惭愧

  4月26日,中国远洋董事长魏家福主持中国远洋临时股东大会,说中国远洋致力于2013年扭亏的决心没有改变。在当天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魏家福对于亏损和没有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感到很惭愧”。

  不到一个月之前,在博鳌论坛的一次酒会中,魏家福的一句“党中央、国务院了解中远,我就足够了”传播广泛。

  进入资本市场20年,盈亏动辄过百亿的企业掌舵者,组织任命的国企领导,中国最大的航运企业董事长,魏家福在亏损的巨轮中何去何从?新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经过努力但没做好”

  在中国远洋董事长魏家福看来,中国远洋的亏损并非管理层不努力。

  4月26日,中国远洋向母公司出售中远物流获得股东大会表决通过。

  当天的股东大会上,魏家福说:“2012年中国远洋公司业绩再次出现了严重亏损,经营管理层工作虽然经过努力,但没有做好,我们感到很惭愧。”这与他早先在博鳌论坛一次酒会中的表态形成鲜明对比。当时在酒会上魏家福说:“如果像个别股民骂的那样坏,我还能跟领导人参加金砖五国会议吗?”

  他说,政府认可中远集团的可持续性,公司透明、公开,希望股民不要害怕、担心。“党中央、国务院了解中远,我就足够了。”最后一句传播尤其广泛。

  中国远洋一位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魏家福说这句话时的情况公司并不知悉,但他认为魏家福讲话并不是指向上市公司,而是以中远集团的身份说出的。

  魏家福在博鳌上的言论被财经评论家水皮解读为“委屈”。魏家福认为,中国远洋的亏损并非管理层不努力。4月26日,魏家福的说法是“经营管理层工作虽然经过努力,但没有做好”。

  今年年初,他的说法更加直接,“全球航运业的大势如此,有人却单单拿中国远洋开刀,是居心不良。”

  2012年8月,魏家福认为中国远洋保持了谨慎。他说2007年时中远三家子公司提出新造126条散货船计划,但被正在研究金融危机的管理层砍掉了。他当时在业绩会上说:“如果当时没有砍掉,今年就没人坐在这里开会了”。

  “魏董事长1993年就带领公司在新加坡上市,他熟知资本市场和股东利益的重要性。”上述高管称。

  魏家福在2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说,2012年没有实现他一直以来倡导的上市公司“三个最大化”的目标。“三个最大化”,指的是“经营效益最大化、公司价值最大化和股东回报最大化”。

  中国远洋高管称,魏家福在2005年和2007年两次上市之后都谈到过“三个最大化”。1993年中远投资在新加坡上市,2007年中国远洋在A股上市,魏家福在资本市场上的履历长达20年。

  接近中远的人士评论说,魏家福在博鳌以中远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出席论坛,不幸的是其恰好也是上市公司中国远洋董事长。

  错判时机的抄底

  中国远洋为何连年巨亏?魏家福的话语中或能见到中远的亏损轨迹。

  2009年4月,魏家福在博鳌论坛上对于航运业低谷有一个说法,他当时说,企业过冬不外乎下中上三策,消极等待、无所作为的“冬眠”;不明形势、盲目出击的“冬泳”;强身健体、伺机出击的“冬训”。

  这一判断在2009到2010年魏家福的多次演讲中被提到。与之相关的表述,是同一时期他提到的“下午五点钟的鱼”。

  魏家福在2012年再次描述了“下午五点钟的鱼”,有人清早去买20元一斤的海鱼,也有精明人下午5点去买10元一斤同样的鱼。“最后吃到的是一样的”,魏家福说。

  这与他的反周期思路完全一致,魏家福说,中远“冬训”的目的是择机进行反周期操作,跟踪研究,争取买到“下午五点钟的鱼”。

  虽然魏家福在2009年一度表示还没有去买“五点钟的鱼”,但在2008年,中国远洋实际上就已经为这种思路付出了代价。

  在2008年高点之后,BDI(波罗的海指数)一路快速下跌,在跌至3000-4000点区间时,也就是跌了超过7成的时候,中国远洋做出了一个导致后来若干年都无法甩掉包袱的决定:抄底。

  接近中国远洋的人士说,当时管理层认为,2003年以来的BDI指数波动中枢就是3000-4000点左右,长期看这应该是干散货景气度的中枢,此时扩张将为未来打下基础。

  资料显示,租入运力在2008年底达到顶峰,当年末租入船舶233艘,运量2045万载重吨。

  这在中国远洋2008年的年报中亦有体现。当时中国远洋判断,应“把握低成本扩张机遇,波段操作。在市场的萧条时期加大短期操作的力度,同时及时补充运力,降低持仓成本”。

  2011年希腊船东乔治·伊科诺穆称,他在2008年租给中国远洋的Cape船日租金为8万美元。而中国远洋在年报中提及,2009年Cape船型的市场平均租价下降到4.3万美元每天,2010年为3.3万美元每天。

  据《中国储运》报道,中国远洋副总经理、散货业务负责人许遵武说,中国远洋也在低谷中以1万美元的价格租过一批Cape和巴拿马型船。中远散运将自己的模式描述为“滚动锁定、波段操作”。

  2008年,中国远洋干散货船的租金成本为334.6亿元,较2007年增长了120.5亿元,租金增长了56%,但实际租入运力只增长了7.5%。

  BDI指数最终下探到了600点上方,较高点下跌了94%,在中国远洋抄底的时间点上又跌去了七成。当时的租约中,部分租约是持续三年或者五年的,其影响将持续到2013年。

  2013年4月17日,BDI仅报876点。

  “问责绝不手软”

  2013年,有声音要求魏家福对亏损负责;4月26日他本人也表示:“要实行严格的经济效益问责制”。

  4月2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魏家福称:“航运主业今年必须实现大幅减亏的目标,要实行严格的经济效益问责制,对于完不成任务的单位,要追究领导责任,绝不手软。”

  航运行业并不是一个得到政府扶持或者保护的行业。

  魏家福在2011年底接受《中国党政干部论坛》采访时说,1984年之后,中国的钢铁、煤炭、化肥等就不再指定中远运输了,国内外货主从市场中寻找运输公司承运,“中远从计划经济的怀抱被推向全球航运市场的汪洋大海中”。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海运完全开放,中远面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

  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中,业绩不佳导致高管团队更换是常见的情况。2011年,因业绩不佳导致股东不满,马士基航运启用索伦斯克替代了柯林出任CEO。当年早些时候,中国远洋总经理由张良更换为现任总经理姜立军,马泽华出任中远副董事长,中远集团总经理。

  今年,和讯针对投资者的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网民中有90.4%的人认为魏家福对亏损负有责任,认为他不能胜任现有职务。此外亦有证券律师宣称有意征集投资者投票提出动议。

  2011年中国远洋获得上交所“2010年度董事会奖”之后,魏家福撰文说,规范严格的董事会制度是公司治理的基础。中国远洋的董事会中,包括原罗兵咸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邝志强、德勤中国前CEO鲍毅、前中国香港立法机关主席范徐丽泰和新加坡航运业人士张松声。

  在4月26日的临时股东会上,上述“大牌”独立董事悉数出现。

  魏家福在大会前的发言中称:“我可以负责任地向各位股东和股东代表报告,中国远洋作为中远集团资本平台的重要地位没有改变,中国远洋致力于2013年扭亏的决心没有改变。”

  “凡是有利于改善公司的业绩,有利于公司可持续发展且维护股东长远利益的举措,公司都会积极采纳,并经规范的程序审批后,全力推进实施。”他说。

  • 作者:佚名
  • 编辑:易清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娃哈哈遇增长困境试水多元化 宗庆后反对上市圈钱
  • 美方状告VC四巨头价格垄断:华北制药被罚10亿欲抗诉
  • 魏家福之困:两年巨亏200亿 称对股东感到惭愧
  • 新东方亏损困局背后:英语培训行业告别野蛮生长
  • 健力宝沉浮20年:国企改制毁掉民族饮料第一品牌
  • 广药指责加多宝新广告语:玩文字游戏 挑战消费者智商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