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宏观 > 国内经济 > > 正文

字号:  

记者体验北京出租调价后打车:晚高峰时段空车多

  

昨日,中关村,一名乘客招手即可拦到空车,打车相比调价前更容易。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中关村,一名乘客招手即可拦到空车,打车相比调价前更容易。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5月24日,北京出租车调价前,乘客排长队等车。拍者 樊甲山

5月24日,北京出租车调价前,乘客排长队等车。拍者 樊甲山

5月14日晚高峰,德胜门桥下几十辆出租车仍在“趴窝”。拍者 大李

5月14日晚高峰,德胜门桥下几十辆出租车仍在“趴窝”。拍者 大李

 

  新京报讯 6月10日,北京出租车正式调价。5月31日和6月17日,在调价前后两个工作日的晚高峰时段,新京报记者分别赴首都机场、北京西站、西单、金融街(5.64,-0.02,-0.35%)、中关村(5.14,-0.01,-0.19%)、国贸等打车难的重点地段,体验打车。

  记者发现,调价后,高峰时段空车增多,短途打车费用更高,电召不如扬招“靠谱”。多数出租车司机也表示,运价虽涨,但乘客明显减少,收入涨幅不大。

  高峰时段空车多

  机场、车站、商圈素来是北京打车难的主要地点。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这些地点时发现,相比调价前的高峰时段,在这些地区的空车多、乘客少,打车明显便捷不少。

  5月31日的晚高峰时段,武定侯街附近,15分钟内,29辆出租车经过,无一空车可拦,除了搭载乘客的出租车外,均显示暂停。而在昨日,调价后,同一地点,15分钟内,24辆出租车内仅2辆显示暂停,5分钟内即可扬招到出租车。

  西单、国贸等商圈、写字楼附近,空车不再难招,相对调价前,打车容易了很多。在北京西站,调价前,乘客需等半小时才能打到车,调价后出现了大量出租车排队等候乘客的现象。

  多数出租车司机也反映,调价后,打车的乘客也减少了,收入增幅不大。

  晚高峰叫车司机爽约

  相比扬招,北京市统一出租车电召平台96106显得“不太靠谱”。

  昨日下午,记者提前一小时拨打该热线叫车,42分钟后,先后收到两条短信,一条显示订车成功,另一条显示无车应召。

  而在金融街附近,记者拨打96106表示即刻要车,短信回复订车成功,截至记者发稿,短信中的出租车司机也未与记者联系。

  据了解,此前曾有乘客拨打96106叫车后,2小时内无人与其联系,取消预约后,该乘客接到多名的哥来电应召。对此,交通部门表示,出租汽车统一特服电召平台处于试运行阶段,整体运行平稳,但目前尚处于磨合阶段,出租公司、出租司机和乘客都还在适应期,存在着一些技术漏洞等问题。

  长途运价涨幅不大

  调价前后,乘客打车是不是更贵了?

  记者体验发现,长距离打车更划算,短距离涨幅比较大,遭遇堵车,计价器上的钱数可观。

  6月17日,记者从首都机场前往立水桥,24公里左右的路程,在等候10—15分钟时,运价只涨了9元钱。

  而从金融街到幸福大街,约9公里的路程,等候近半小时,花费49元,相比5月31日调价前,增加了19元。

  ■ 个案

  新计价器多蹦钱 司机没多收

  更换新计价器后,打车里程翻倍,价钱也翻了番。昨日,记者打车从机场至立水桥就遇到了这样的蹊跷事。

  昨日,记者乘坐一辆刚调完价的出租车。据司机张师傅称,他是16日换的新计价器。

  “调完价后,每天会多拉200多元钱”,“刚才拉一个乘客到机场,他的钱就没拿够。”张师傅预测,从机场到立水桥,估计会有100多元打车费。在路上,张师傅指着计价器说,“看,表不停跳,肯定会有100多。”

  出租车行驶到立水桥后,计价器显示,行驶49.2公里,费用共计163元。而记者此前两次从机场打车到立水桥,走的同样的路线,共行驶了24公里,费用都不足80元。

  张师傅致电他所在的新月出租车公司,车队王队长经过电脑查询后说,“从T3航站楼到立水桥,在30公里以内。”

  可张师傅并没绕路,问题指向了新更换的计价器。对此,王队长表示,会尽快查询张师傅的GPS轨迹,找出原因。

  在发现新表可能存在问题后,张师傅实收记者80元打车费。

  路线1 金融街街区——幸福大街

  涨价前

  晚高峰拥堵司机“暂停”

  耗时:1小时 里程:9.1公里 运时:27分钟

  等候:11分46秒 运价:30元 时间:5月31日晚高峰

  5月31日17时27分,金融大街附近,等候一小时,记者未能打到车。

  17时27分至17时42分,15分钟内,由北向南的单行方向,共有35辆出租车经过,其中6辆车显示暂停,仅有两辆空车,其中一辆招手未停,另一辆被前方的乘客搭乘。

  在紧邻西二环的英兰国际写字楼下,一条小路边有5辆出租车打着暂停等候在路边,只有一辆车的司机称正在等电召他的乘客,其余司机均表示“不拉活”。一司机表示,晚高峰拥堵,司机都不愿堵在路上,因此不少司机都会选择“暂停”。也有的司机要交接班,也会按下暂停键。

  1小时后仍未打到车,记者通过电召打车离开。

  涨价后

  暂停车辆明显减少

  耗时:5分钟 里程:8.8公里 运时:44分钟

  等候:29分27秒 运价:49元 时间:6月17日晚高峰

  昨日,两周后的晚高峰时段,记者再次来到金融大街路西打车,路边没有打车的乘客。

  17时33分,记者在路口等候3分钟后,有两辆空车驶来。15分钟内,共17辆出租车驶过,其中空车9辆,没有一辆出租车打暂停牌。

  17时50分,西二环上车行缓慢,在英兰国际写字楼下,8辆出租车停靠路边,2辆车暂停运营,其余车均显示空车,一名女乘客向一空车司机表示要去北沙滩桥,司机当即应召后载人离去。

  在武定侯街路南,15分钟内有24辆出租车由西向东经过,记者等候5分钟后有两辆空车,15分钟内6辆空车经过,仅有2辆车显示暂停。

  电召失败后,记者只等候5分钟,即打到出租车。

  路线2 国贸——宋家庄

  涨价前

  从国贸走到双井打上车

  耗时:1小时 里程:7.7公里 运时:21分钟

  等候:4分57秒 运价:26元 时间:5月31日晚高峰

  17时50分,国贸桥下建外Soho门口,正值下班高峰,大量人员在大北窑南公交站候车,记者加入打车大军。

  从18时起,15分钟内,有52辆出租车经过,其中载客的有42辆,剩下10辆中,显示空车的只有3辆,7辆车的提示牌显示“停运”或者“暂停”。

  在此期间,记者前方排队的6批乘客拦到空车,但多数询问地点后表示不去,只有1批3个乘客满足一名的哥的行车方向,打车成功。

  等候10分钟,记者都没有等到出租车,随后,决定到双井尝试,一路上均可见等候打车的乘客,在京粮大厦对面,记者碰到5名刚下班的白领,他们准备打车到珠市口,已经等候半个小时,但均没有打到车,“差不多有三四十辆的士经过,不是载客就是停运,没见一辆空车。”一名白领说。

  18时50分,在双井富力城门口,记者等候15分钟后,打到一辆车到宋家庄。

  涨价后

  15分钟内来23辆空车

  耗时:2分钟 里程:7.7公里 运时:22分钟

  等候:5分50秒 运价:31元 时间:6月17日晚高峰

  17时50分,记者再次来到国贸桥下建外Soho门口,仍有众多下班人士在打车。18时,15分钟内,有80辆出租车经过,载客的有56辆,剩下24辆,空车有23辆,只有1辆显示“停运”或者“暂停”。

  在此期间,打车的有12人,分为5批次,询问空车的哥,均得到上车的示意,全部打到车。

  在双井富力城门口,记者附近6名乘客打车,招手车辆即停,他们全部打车成功。

  18时30分,记者等候了不到2分钟,就打到1辆车前往宋家庄。

  路线3 中关村——金鱼池

  涨价前

  电召半小时无车接活

  耗时:30分钟 里程:17.1公里 运时:40分钟

  等候:11分钟 运价:47元 时间:5月31日晚高峰

  5月31日18时13分,在中关村大街和海淀北一街交叉口附近打车,记者首先拨打96106热线,约车失败。

  路口有多位乘客候车,不时有空车经过。但也有司机挑活,一名女士欲打车到西单附近,就连遭两辆车拒载,不得已打了路边的“黑车”。

  至下午6时27分,记者再次拨打96106热线,10多分钟后,仍无司机抢应。两次电召预约等待过程中,约有11名乘客,乘坐出租车离开。平均等待时间10分钟左右。

  随后,记者在路边等车,遭到一司机拒载。18时44分,司机闫师傅拉上记者驶往天坛方向。

  涨价后

  电召20分钟后叫来出租

  耗时:20分钟 里程:17.1公里 运时:51分钟

  等候:21分钟 运价:66元 时间:6月17日晚高峰

  昨日18时,在中关村大街和海淀北一街交叉口东南角,偶有乘客站在辅路路口等待打车,并很快乘车而去,路边不断有空车驶过。

  记者决定尝试电召,分别拨打96103和96106两个电话召车热线,试图预约出租车前往金鱼池附近。约20分钟后,两热线均有应召的司机与记者联系,记者解约了一辆车。

  等待期间,记者统计,共有26辆空车经过该路口,仅一辆显示暂停。在58辆载客出租车中,有6辆在记者等待地点落客后重新载客而去。

  18时22分,记者乘坐电召来的出租车前往金鱼池。

  路线4 西单——广安门外大街

  涨价前

  司机路边趴活议价

  耗时:38分(打车失败)

  时间:5月31日晚高峰

  5月31日,18时12分,在西单大悦城门前,记者准备搭乘出租车到广安门外大街。时值晚高峰,西单商圈已出现拥堵,大悦城门前,与记者一同等待空驶出租车的乘客共有11人。

  从18时12分到18时17分,单向车道上共过了17辆车,无一辆空车。

  君太百货和西单大悦城中间的小马路边,有三辆打着暂停牌的出租车在等待拉客,记者上前询问从西单到达官营的价格,对方称,“少50元不走”。

  18时30分,记者分别拨打了96103和96106,两个叫车平台均无司机应答。

  20分钟后,电召、扬招记者均未能成功打到车,只好选择乘坐地铁离开。

  涨价后

  空驶车多司机抢活

  耗时:10分钟 里程:6.3公里 运时:25分钟

  等候:16分16秒 运价:35元 时间:6月17日晚高峰

  6月17日18时,西单大悦城西侧马路边,两台出租车翻下停运牌,一位司机表示“准备回家,只拉通州的活儿”。

  15分钟内,该路口东西和南北走向的两条路,共有29辆出租车通过,其中经过11辆空车,4名师傅摇下车窗询问是否需要打车,但都未拉记者。

  18时45分,记者拨通96103,表示需要一辆车自西单到广安门。3分钟后,金银建公司的司机周师傅抢应成功。18时55分,通过电话联系,记者坐上了车。

  周师傅坦言,调价后,他明显感到打车的人少了。周师傅称,他的收入从原来的每天五六百元到现在的三四百元,“昨天收入创了新低,只有300块钱”。

  路线5 首都机场——立水桥

  涨价前

  乘客排成三队打车

  耗时:10分钟 里程:24.5公里 运时:39分钟

  等候:10分钟 运价:69元 时间:5月31日晚高峰

  5月31日19时,首都机场出租车候车处,共排有3队乘客150余人,不断有出租车前来载客,排队乘车的速度较快。

  19时06分,记者选了一队开始排队,10分钟后就坐到车。

  据司机史先生介绍,31日当天,他进入首都机场缴了1.5元进场费,“下午排队花了1个小时左右,高峰的时候,要排3个小时的队。”

  涨价后

  出租车排队等乘客

  耗时:0分钟 里程:24.4公里 运时:44分钟

  等候:15分钟 运价:78元 时间:6月17日晚高峰

  昨天,19时,首都机场出租车候车处,排队候车的乘客约有10余人,比5月31日当天减少约140人。

  机场工作人员称,这跟航班情况有关,但出租车调价后,白天打车乘客有所减少。

  正如工作人员所说,在候车处,大多出租车正在等候乘客,根本无需排队。

  常在机场拉活的司机张师傅说,调完价格后,打车的乘客明显减少,“以前一天能拉20个,现在只能拉10几个。”

  路线6 北京西站——牛街

  涨价前

  半小时仅10辆出租进站

  耗时:30分钟 里程:5公里 运时:17分钟

  等候:5分钟 运价:22元 时间:5月31日晚高峰

  5月31日17时37分,记者由北京西站北广场进入该站出租车候车点,此时,在出租车的上车点,已排出30多米的长队。

  “打表,加30走不走?”在乘客排队半个小时时间内,一名黑衣男子不断在队列中揽客,不一会儿就有两个焦急的候车乘客随他离开。

  尽管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但进站的出租车数量却难见一辆,记者统计发现,截至18时07分,进站拉客的车辆数目仅10辆。

  18时09分,在等候半个多小时候,记者终于打上一辆出租车,当得知目的地是牛街后,司机郭师傅眉头连皱了两下,埋怨反问记者,“干吗不坐地铁?”

  “除去进站交的3块钱后,我这一趟算白跑了。”郭师傅抱怨,这一趟活他很亏,专门放空跑了好几公里到西站拉客,就是想拉一个远客,可以多挣点,没想到遇到了短途。

  涨价后

  晚高峰进站出租车等人

  耗时:0分钟 里程:5.1公里 运时:26分钟

  等候:10分钟 运价:29元 时间:6月17日晚高峰

  昨日17时30分许,记者再次来到北京西站北广场出租车候车点,通过计量进入西站拉客的出租车发现,大部分出租车已调价,其中25辆中仅有1辆尚未调价。

  昨日,大量出租车排着长队等候乘客,几乎无需排队,就可以打到车。

  “不收进场费,也刺激了一些出租车来车站候客,再加上调价了,愿意拉活的司机也多了。”徐师傅的车前日刚刚调价,刚跑一天的他就琢磨出规律来,他认为长途和短途都比较划算,差别不大。

  “我们每天里程数基本都在200公里左右,相比以前,现在多出的收益大概为60元左右。”徐师傅称。

  A16/17版采写 记者 刘珍妮 李宁 许路阳 林野 李禹潼 何光 实习生黄颖

  • 作者:佚名
  • 编辑:易清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发改委:今年房产税试点扩围“会有具体动作”
  • 报告称我国面临储蓄率下降威胁 投资强度或难持续
  • 一年金改三问温州 6000亿民间资本大多仍在观望
  • 京城首饰金价年内第四次下调
  • 齐鲁银行案20亿损失流向成谜 主犯一审获无期
  • 短期过度升值恐难长久 人民币升值下半年撑不住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