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宏观 > 财经评论 > > 正文

字号:  

侯美丽:货币“大旱”,钱去了哪里

  •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时间:2013-06-25 16:07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本报记者 侯美丽

  Shibor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的一夜疯狂,让本来游刃有余的资金市场突然捉襟见肘,也让这个本来颇为专业的数据开始成为街头巷尾的闲谈。

  现在是不是真的缺钱呢?如果读懂了Shibor的异动,不难发现这次来势凶猛的“钱荒”,实则是一场资金错配导致的结构性资金紧张。最让人揪心的是央行的冷静,或许真的教训了那些利用同业借贷来增加杠杆的金融机构,但如此坚持会不会是“杀敌一百,自损一千”呢?

  针对上述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采访。

  “钱荒”释疑

  一场流动性紧张的风暴实际上已经发酵了1个月。

  在孙立坚看来,“钱荒”是市场的过度反应,起源是外汇占款的突然减少和上半年的监管施压。 “美联储这一轮量化宽松政策力度的减小,让全球开始转向现金为王的投资策略,从而造成了国内资金的外撤。 ”

  外汇占款是我国货币供应的主渠道。 2013年1至5月,成为中国银行业在过去几年中资金最为宽松的5个月,因为这5个月的新增外汇占款达到1.58万亿元,其中有4000亿元左右来自于境外热钱流入。但5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仅为668.62亿元。外汇占款的突然减少,意味着其他货币渠道就必须拿出更多的流动性,银行间市场资金紧绷似乎是难以避免。

  而同时推进的一系列监管风暴,譬如央行开始排查银行间市场丙类账户、外汇管理局要求商业银行主动购汇补充头寸、银监会要求整顿票据业务……这一切,对商业银行本不宽裕的流动性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而商业银行年中考核的压力也与流动性紧张不无关联,在业绩压力下,仍然有部分银行对同业业务继续采取加大杠杆和错配的方式获得利润。终于在6月6日,爆出了光大银行60亿元同业拆借资金拖延支付的问题,市场的恐慌因此蔓延。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银行业确实正在经历几年来最为严峻的一次流动性考验,而这考验显然仍将继续。根据券商的测算,6月底,银行需要满足半年末存款考核要求,同时按照国家外管局的汇发20号文补充千亿元左右的外汇头寸;另外还将有1606款理财产品集中兑付。其中建行最多,达到195款;7月初,全行业需要补缴5000亿元存款准备金、4000亿元财税征缴和2500亿元大银行分红。

  但面对如此紧张的局面,业内淡定者众。吴庆把这一轮“钱荒”的原因归结为 “个别银行融资出现了问题”,银行间市场的波动、个别银行的还款、个别银行的违约造成的市场信心的动摇,而不是中国货币市场出现了流动性危机。

  “跑偏”的钱

  市场上不是没有钱,而是钱就像小沈阳的苏格兰裙,跑偏了。

  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7年,中国的M2(广义货币)增加了143倍,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1.1%。就在两周前央行刚刚公布的今年5月份的数据显示新增信贷量依然高企,M2同比增速依旧高达15.8%,M2余额已超过百万亿达到104.21万亿元。而社会融资方面,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各月的社会融资总量,已超过刺激力度极为强劲的2009年上半年,尤其是今年1月和3月甚至创出了2.5万亿元的惊人纪录。

  这是个让人心惊肉跳的数字。一边是货币超发,一边是银行 “钱荒”,到底钱去了哪里?

  孙立坚认为,钱还在机构自己手里。“目前大家对实体经济仍然没有信心,市场上都是高成本、短期限的资金在运作,缺乏实体经济需要的低成本、长期限的资金。 ”

  这也就意味着,资金大量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这一点,从沉淀在房地产市场不愿退出的大量资金上可以窥知一二。数据显示,今年5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只有1个是下降的,65个上涨。在这种情况下,各路资金逐鹿房地产的热情只增不减,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前5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2.68万亿元,同比增长20.6%,增速只是象征性地比1—4月回落0.5个百分点。而且我们看到的仅仅是2.68万亿元的开发投资,还有比这个数额多得多的投资性资金进入存量二手房市场。

  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纠结的现象:一方面银行缺钱、股市缺钱、中小企业缺钱,但另一方面却是理财市场的分外热闹,不少大型企业对理财产品依然出手阔绰,游资仍然在寻找炒作的概念。

  “冷面”央行

  最让商业银行捶胸顿足的是央行的冷静,而这份冷静透露出央行的纠偏意图。

  即使在流动性已经衰弱到资金市场出现同业拆借延期支付情形的时候,商业银行仍然在憧憬2012年6月的一幕重演——央行通过降存准的方式,释放了4000亿元左右资金。但除了在第一季度曾对各家银行进行贷款的窗口指导外,央行并未大力回收资金,不放水的立场似乎并不打算更改。接连落空的货币宽松预期,让Shibor几度疯狂。

  近来货币的表面“大旱”,似乎就像一个大型的“压力测试”。央行意图将错配的货币逼出来,回流至实体经济。

  孙立坚同意监管层关于当下不缺钱的判断,但认为这种判断应该“留在心里”。

  “央行表态不放水实际上加深了流动性恐慌的预期。现在央行应该控制好节奏,适当放点钱,让市场的恐慌降下来,否则机构在本就缺乏流动性的情况下,只会把现金死死抓在手里,更不愿意投向实体经济了。但央行也要警惕,在适当放水之后要适时地回收流动性。 ”孙立坚说。

  而在吴庆看来,央行不应该容忍银行间市场的利率这么高。“但央行要想干预,需要一整套的措施,而不仅仅是银行间这一个市场,还有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等方面都要考虑。其实最关键的,还是要尽快把汇率放开。 ”

  这一场“过度反应”和“资金错配”造成的“钱荒”,究竟怎样才能结束呢?孙立坚认为不会很久。“钱荒”会以外汇占款的增加而结束,但暂时却不会根绝,未来还可能以这样的面目出现。只有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不再摇摆、实体经济真正复苏了,“钱荒”才会真正终结。

  • 作者:佚名
  • 编辑:易清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五问露天煤业:隐瞒巨额关联交易?
  • 城镇化不能简化为“撤县设市”
  • 事业单位养老改革,为何遇阻?
  • 姚树洁:撒切尔“铁”在何处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