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宏观 > 国际经济 > > 正文

字号:  

韩国推强制60岁退休法案 引与青年就业矛盾争议

  国内被热议多时的延迟退休计划,因“最难就业季”的倒逼正在逐渐冷却。最新消息是,由于争议过大,人社部已明确表示搁置延迟退休计划,目前仅进行学术探讨。可资对比的是,韩国今年4月刚刚推出了“强制60岁退休”法案,亦引发了极大争议和讨论。中韩两国国情差异巨大,不能简单直接类比,但韩国的经历经验无疑提供了一个参考视角,作者以多年韩国工作经历和观察思考为我们展现这一视角。

  虽然延迟退休有助于减少人口老龄化对韩国经济和社会的冲击,意义重大,但今年4月该法案的发布还是在全社会范围内引起了极大的争议,焦点则在于——— 延迟退休究竟是否会影响青年就业。

  今年4月,韩国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份名为《雇佣年龄差别禁止和高龄者雇佣促进相关法律》的法案(俗称:60岁退休义务化法案)。根据该法案,从2016年起国有企业和300人以上的大中型企业须将员工的退休年龄延长至60岁;而从2017年起所有用人单位将全面实施这一法案。目前韩国规定的退休年龄为58岁,但由于大量存在的“自愿”退休、提前退休等,韩国人的实际退休年龄平均为53岁左右(男性55岁,女性51岁)。

  从社会意义来看,延迟退休有助于减少人口老龄化对韩国经济和社会的冲击,意义重大。随着超过700万在1955-1963年之间出生的“婴儿潮一代”陆续迎来退休期,加上长期的低生育率和不断延长的平均寿命(2011年韩国人平均寿命为81岁),韩国社会的老龄化趋势日益严重,预计到2017年韩国将进入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4%的“高龄社会”。同时,据韩国统计厅预测,从2016年起韩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5岁-64岁)也将开始出现大幅减少。从这个角度看,延迟退休似乎已成为韩国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早在差不多十年前,韩国就已开始探讨延迟退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但即便经过多年的研究、试点等准备,该延迟退休法案的发布还是在全社会范围内引起了极大的争议。

  最大的反对声音来自于企业界,代表企业界利益的韩国五大经济团体就有观点认为,延迟退休会加重企业财务负担,拖累企业发展。其次,对于延迟退休的时机,也有较大分歧。执政党新国家党认为,应在2-5年内逐步实施。而最大的在野党民主统合党则表示,考虑到实施效果,应尽快推行,最好能在1年内实施。

  除此之外,更大的争议焦点则在于——— 延迟退休究竟是否会影响青年就业。在这个问题上,韩国国内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

  一方认为,延迟退休的实质是延长老年人的就业期限,这无疑会导致招工数量减少,从而影响青年就业。鉴于当前韩国的青年失业率(15-29岁)已经高达7.4%,不少人担心延迟退休很可能会使这一问题雪上加霜,有韩国媒体甚至担忧“父母与儿女抢饭碗”时代即将到来。更有分析指,从韩国雇佣劳动部对2008-2010年372家实施延迟退休制度的单位所做的调查结果看,延迟退休后招工数量平均下降了4.4%。

  另一方观点则认为,延迟退休与青年就业绝非相互替代的关系,前者对后者的影响相当有限,甚至可能有正面作用。韩国政府的基本观点是,这两者都是政府就业政策的重要基石,并不冲突。韩国国会立法处5月发布的一份名为《延迟退休的意义、立法及政策课题》的报告则指出,延迟退休能使老年人群体的收入增加,从而提高储蓄率和投资率,降低养老负担,一定程度上反而能拉动经济增长,并由此带来就业机会的增加。

  这一观点也为多家研究机构所认同。如LG经济研究院表示,因养老准备不足而导致的老年人消费萎缩,是制约当前韩国内需增长的最大结构性因素。京畿开发研究院分析认为,如果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消费支出增长3%,有望新增7万个就业岗位。三星[微博]生命退休研究所则引述英国政府的研究成果称,退休年龄每推迟一岁,6年后的经济增长率将提高1个百分点,就业岗位也会因此而出现增加。

  部分韩国媒体还指出,大多数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和青年的就业面并不相同,两者的职业和岗位选择并不具有直接替代性。事实上,目前韩国老年人“退而不休”的情况也相当普遍。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下,许多老年人不得不选择“再就业”,延迟退休将为这部分老年人的稳定就业加上一道法律保障。

  此外,还有分析认为,韩国青年失业率(7.4%)远高于各年龄层平均值(3.0%)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结构性失衡。在青年群体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韩国,尽管中小企业提供的就业岗位占88%,但各种就业调查结果却表明,仅有不到10%的青年愿意主动选择到中小企业工作。所以,“高不成、低不就”才是造成当前韩国青年就业困境的最大原因,有不少青年找不到心仪的工作甚至干脆就选择放弃就业,成为“啃老”一族。因此,解决青年失业问题,除了拉动经济增长创造新的就业岗位和引导青年调整择业标准以外,可能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而近期发布的一份调查数据也使许多本能认为青年群体是延迟退休最大“受害者”的人大呼意外。该调查结果显示,78.7%的青年以及74.9%的中老年都表示,不认为对方会挤占自己的就业岗位。这也与去年12月韩国劳动研究院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相吻合。该报告指出,并没有中老年人就业增加而导致青年就业减少的证据,而从日本和欧洲经验中也不能找出提前退休与青年就业增加的关联性。

  随着法案的通过,延迟退休已成为既定现实,韩国舆论关注的重心也逐渐转变为如何使延迟退休带来的冲击最小化。韩国政府和业界正在积极探讨和研究一些配套政策和措施,目前呼声最高的当属“年薪封顶制”和“工作分享制”。

  所谓“年薪封顶制”,是指对临退休人员,从退休前几年开始将薪酬水平降低至原来的80%甚至更低水平,以减轻用人单位的财务负担,以鼓励其尽量不减少新招工数量。目前,不仅企业界呼吁应当尽快推进实施“年薪封顶制”,部分研究机构和媒体也认为,在延迟退休的同时有必要推行“年薪封顶制”,但劳工界对此持强烈反对立场。

  旨在推广通过减少人均工作时间以增加就业机会的“工作分享制”,则是朴瑾惠政府扩大就业率的核心政策之一,即,通过招聘兼职公务员、鼓励企业招聘兼职员工、实行兼职教师制等,增加所谓的“钟点制”工作岗位,从而增加民众的就业机会。但这一政策被劳工界认为其实质是增加没有保障的非正式员工,不少专家也指出单纯的“工作分享”意义不大,关键还是得想方设法增加就业岗位。

  总之,尽管一直争议不断,但对韩国来说,实施延迟退休已是“箭在弦上”、势在必行。从现在开始算,韩国仍有3-4年时间来完善60岁退休制度和相关配套政策,实现延迟退休“软着陆”。

  尽管中韩两国在经济发展程度、社会结构和福利水平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但对于同样存在老龄化趋势严重、生育率降低、劳动人口逐渐减少和就业结构型失衡等类似问题的中国而言,韩国经验仍有重要参考借鉴作用。能否兼顾延迟退休和青年就业两大难题,将延迟退休带来的冲击降至最低,关键还在于实施延迟退休的时机、方式和“柔”性,这将考验决策措施的智慧和平衡能力。

  芮晓恒(财经撰稿人,常驻首尔金融业人士)

  • 作者:佚名
  • 编辑:易清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阿萨德支持者称对美联推特账号被盗负责
  • 国际金融报:欧洲紧缩或到尽头
  • 彭博“窥探门”掀不起多大浪?
  • “苹果”避税暴露美税制漏洞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