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宏观 > 企业案例 > > 正文

字号:  

谁来接盘万福生科 传已与湖南某企业达成协议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时间:2013-09-03 21:25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IPO造假“标本”: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协商赔偿投资者损失

  ●龚永福寻求5000万救局无果

  ●据传闻已与某企业达成协议,龚永福含泪托付

  8月21日,因涉嫌欺诈发行股票、违规披露重要信息、伪造金融票证“三宗罪”,中国资本市场财务造假“里程碑”式案件的主角——万福生科(湖南)农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福生科”,300268.SZ) 控股股东、董事长龚永福,被公安局刑事拘留。

  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从去年9月收到“立案稽查通知书”,到一个月后发布“半年报造假自查公告”,再到今年3月发布“IPO造假自查公告”,最后到如今龚永福被刑拘——如何以科学、创新的方式拿捏现有法律体系下处罚的度,并达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之目的——中国证监会历时一年,稳步推进,间接说明了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的典型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孤立与打倒一个万福生科,显然不是监管层的全部目的。相关中介机构因涉嫌未勤勉尽责、出具的相关材料存在虚假记载受到了中国证监会“史上最严厉处罚”。从案情曝出到临近尾声,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与IPO从关闸到再次提上日程的这段时间暗合。其间,监管层祭出“打神鞭”,800多家在审待发企业中,有超过200家企业“撤回”IPO申请;资本市场新股发行体制改革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沸沸扬扬的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即将画上句号,因为前述“三宗罪”,龚永福或将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面对法律的“拷问”。作为一名退伍伤残军人,龚永福穷其一生追求的自食其力、勤俭经营、产业报国的理想状态,最终与他“无知者无畏”的荒诞行为一起,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建设进程中的“注脚”。

  此前,龚永福曾寻求5000万救局,但无果而终。据知情人士透露,8月23日,万福生科已与一家湖南企业达成股权转让协议。时隔一年,谁会接盘万福生科呢?

  筹钱救局,却摊上高利贷

  2013年3月,龚永福接到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披露公司2008—2011年存在财务数据虚假记载的情况。这意味着,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已被监管层追溯到IPO阶段,除终身禁入资本市场外,他还得承担刑事责任。

  时间紧迫,短暂的绝望之后,龚永福开始“疾行”——四处筹资,推进募投。在他看来,如果募投半途而废,必是断壁残垣、废铜烂铁,公司永无翻身之日。

  “公司财务造假并非没有解释余地,不至于一棍子打死。”那时的龚永福仍然对公司粮食深加工链条与技术踌躇满志,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袁隆平院士解决了粮食增产的问题,而公司能解决粮食深加工的问题。“万福生科就是我的孩子,永不言弃。”

  而且,彼时的万福生科财务数据并不难看。

  4月27日,万福生科公布的2012年报显示:2010年、2011年、2012年,公司调整后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3亿、2.73亿、2.96亿元,利润总额分别为1528万、1343万、-322万元,基本每股收益分别为0.26元、0.021元、-0.025元。

  2012年,多事之秋,万福生科营收不降反升,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8.42%。与核心团队经营理念存在分歧、任职不到3个月即挂靴而去的公司代理总经理罗纪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公司产业不差,如果老龚(龚永福)放手让我做,4000万以上的净利润很正常。”

  而罗纪民的去职,也与愈演愈烈的财务危机不无关联。

  2012年9月,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通知书》,1.8亿元募集资金余额同时被限制使用。“血管”切断后,公司蛋白粉、淀粉糖、米糠油、研发中心等募投项目嗷嗷待哺,龚永福四处“化缘”。风口浪尖下,“送钱上门不想要”的风光不再,龚永福的筹钱渠道越来越窄。银行大户亦对万福生科账户采取了“只进不出”的风险防患措施。

  压力接踵而至。一笔约5000万元的短贷到期前,该银行给龚永福“出点子”:先找一笔钱还上贷款,几天后银行再把钱借给公司。龚永福信以为真,当他从民间以借高利贷的方式还了银行贷款后,银行却并未履行承诺。那以后,龚永福的身后多了一位“看牛人”(湖南方言,指债务人走到哪里,债权人就跟到哪里)。

  雪上加霜的是,年初以来,公司商业环境日趋恶化,财务人员呈到他手上的数据越来越难看,而与此同时,专案组留给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身陷穷途后的6月,龚永福开始接受朋友提出的“出让控股权”建议。他认为这是一件“降志辱身”的事。他甚至对外宣称:“谁能给我5000万,我就把万福生科交给谁!”

  龚永福急需5000万元现金的依据是:还掉高利贷余额3000多万元,给家人留几百万元,再留点钱打官司。

  监管层打七寸:一个造假标本的结局

  顶着“稻米精深加工第一股”光环的万福生科总部位于常德市桃源县一个叫陬市的小镇上,公司距常张高速公路河洑收费站约3公里,交通还算便利。

  2012年9月,上市不到一年的万福生科分别收到中国证监会湖南证监局与中国证监会稽查总队下达的立案稽查通知书。两份通知书均称: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由中国证监会与湖南证监局分别下达立案稽查通知书,凸显了万福生科案件的严重性、复杂性。

  万福生科被查,始于湖南证监局的一次常规督导。当时,公司财务总监覃学军出人意料地将记录公司台账的U盘交出。由此,中国证券市场具有标杆意义的财务造假案拉开帷幕。

  覃学军何以交出全部台账,包括龚永福在内的万福生科高管均百思不得其解。万福生科的内部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覃会计不可能是泄私愤,她的小孩生病,老龚拿出几十万,连她此次诉讼都是老龚出的钱(被专案组刑拘,聘请律师等费用)。”

  更多人认为,覃学军出人意料之举,源自压力过大:承受不了中年丧子的压力,承受不了长期做假账的压力,承受不了来自监管方的压力。

  • 作者:佚名
  • 编辑:刘叶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银翘片“大佬”贵州百灵陷中西结合药险境
  • 华为移动版图急扩张 品牌知名度缺失平台盈利待解
  • *ST联华股东会火药味浓 重组方高管悉数被免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