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消费 > 消费曝光台 > > 正文

字号:  

云南兰坪采矿乱象:含硫酸矿渣露天堆放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时间:2013-06-26 16:29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徐燕燕

  家庭作坊式的铜矿冶炼厂,规模并不大,简陋搭就的池子里装满了药剂,或蓝绿色,或深褐色,生产完毕的矿渣堆放在江边,就像悬挂在澜沧江边的一瓶瓶毒药。

  一座吊桥飞架在江面上,一辆辆中小型卡车满载着矿石,跨过吊桥,穿梭于险峻而简陋的盘山公路。

  这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在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营盘镇的澜沧江岸边看到的景象。

  “有钱的打矿,有辆车就可以搞运输,没钱的去矿上打工。”营盘镇农民老李告诉记者,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做着和矿有关的生意。

  在“有色金属王国”云南,营盘镇的景象并不难寻到。矿产成为一方百姓安身立命的营生,而粗放无序的开发也为生态环境带来隐忧。

  民以矿为生

  从兰坪县城,沿着311省道一路行驶就到了澜沧江,营盘镇就在江边上。营盘镇是兰坪县西部的商贸中心和物流集散地,是怒江州人口最多的镇。

  近年来以三江铜业有限公司为主的一批选矿企业入驻营盘镇。 兰坪县网站介绍称,营盘镇境内矿产资源丰富,拥有丰富的铜矿、银矿、铅银矿、铅锌矿、铁矿等矿产资源,特别是铜矿资源尤为丰富,已知较大的矿点有7个。目前营盘镇境内有探矿证11个、采矿证3个、10个选矿厂。

  老李不无自豪地对记者说,他打矿二十多年,这山上几乎所有的矿都知道。这些年打矿,几乎搭上了全部身家。

  谈到矿石,这个镇子里的老百姓都能多多少少说上一些。由于传统的农业生产投入高、回报低,这里的农民宁愿打矿,跑运输,或者干脆去矿上打工。

  云南省矿产储量大、矿种全,经济价值高,被誉为中国的“有色金属王国”。全省已发现的矿产有143种,有61个矿种的保有储量居全国前10位,其中,铅、锌、锡、磷、铜、银等25种矿产含量分别居全国前3位,是国家西部大开发的重要能源基地。

  上世纪80年代之前,由于地势环境险恶、电力匮乏,大多数富矿区守着矿产,却无力开发,一派“富饶而贫穷”的局面。

  因此,当时的云南省政府决定通过开发水电带动矿业发展,并由此提出了“电力先行,矿电结合,对外开放,综合开发”。

  兰坪位于著名的云南省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三江”成矿带中段,被誉为中国的锌都。据粗略估计,全县矿产资源潜在价值约1000亿元以上,人均可达到50万元。

  从1985年开始,在“大矿大开,小矿放开,有水快流”口号的影响下,来自全国各地的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以及个体老板纷纷涌入矿山,兰坪一度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的群采热点矿区。

  但随之而来的乱采滥挖、采富弃贫、争矿抢矿,却让环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矿的代价

  老李告诉记者,农民私自开矿,几乎没有正规的探矿,而是直接开采,“运气好的,打进去一点就有矿了。有的打进去200米,都没有矿。”

  没有处理设施的矿山的地表开采、矿山的废土石以及矿坑的涌水对地表水的污染是最大的环境隐忧,兰坪县环保局办公室主任陈春对本报表示。

  而且还有私挖偷挖的问题。“挖完了跑掉,没有业主,恢复起来比较困难。”中晟环保科技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的一位王姓环评工程师对记者说。

  除此之外,小作坊式矿产的加工企业,设备和生产工艺简陋,也是污染的隐患。

  在营盘镇,沿澜沧江岸边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家铜矿加工厂,延绵下来共有十余家。

  记者走进了沿江的一家非常简陋的电解铜厂,这里并无封闭的厂区,只是在江岸边建几个3米见方的池子,里面盛着硫酸等药剂,铜就在这些料液中产生。制作完毕的废渣,堆放在江边,已经三米多高。

  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的加工厂大多数是采用湿法冶炼,以硫酸为原材料,把矿石里面含的铜提取出来,产品“一号电解铜”可用作汽车配件等的原材料。

  上述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他们的生产工艺“不排污,都在内部循环。”而矿渣就“摆着”,最后放到政府指定的一个位置。“我们的原料是硫酸,属于硫酸渣,不能到处乱搞。”她说。

  由于修路,这家电解铜厂已经停产一年多,可矿渣仍旧堆放在岸边。

  上述王姓环评工程师表示,按照正规的程序审批,渣场底下要求必须防渗,而且要有相应的节雨、收水设备,水经过处理后循环使用。“矿渣暴露在外,渗滤液如果直排地表水,后果非常严重。”他说。

  此前,兰坪县的澜沧江一级支流沘江就因为铅锌矿的开采彻底污染,水质为劣ⅴ类,主要污染物为铅、锌、镉和砷,水环境功能受到较大影响,已基本丧失工农业生产和生活用水功能。

  最新的情况是,作为云南省重金属污染重点河流的沘江,经过监控和防治,目前河流水质明显好转。

  监管之困

  频繁无序的开采和加工,也为地方监管带来难题。

  陈春告诉记者,矿山的环境问题涉及到环境影响评价、水土保持方案、矿山恢复治理方案等,由几个部门同时监管,包括林业局、自然保护局、环保局,在兰坪还有一个三江并流管理局。

  但“矿太多,说实在的,也没有能力全部监管到位。”陈春说。摄影记者/任玉明

  自2009年开始,澜沧江沿岸的涉重金属企业的开采审批权都移交至云南省政府,要获得云南省环保厅的环境影响评价,才有资格获得采矿权。澜沧江一带有相当一部分老企业,兰坪县也已经逐步开展做后环评。

  上述电解厂负责人也说,现在要做加工厂,首先要申请开采权。“电解铜也好,浮选厂也好,都是要吃矿石的,矿山有了,才能办工厂,加工企业还需要环保手续,而这在从前是不需要的。”她说。

  但陈春告诉记者,即便如此,也有一些企业和个人趁机“钻空子”。

  “很多企业只有探矿权,没有采矿权,不少企业以探代采,也就是在探矿期间实际上是在采矿的,因此造成了对生态不同程度的破坏和污染。”他说,而企业的探矿权是归国土资源局来管理,探矿一般不需要环评手续。

  上述王姓环评工程师告诉本报,采矿的环评要求,必须包含前期的探矿、采矿以及后期的闭矿整个过程。因此,环评大多是到了采矿阶段,做一些回顾性分析,“看看前期工作有没有造成影响,是否需要补救措施。”

  与此同时,据王姓工程师介绍说,环境影响评价开始的年限尚短,一个新项目或者改扩建项目肯定是要环评,但在云南当地,很多采矿权大都是在过去就已经获得。

  “兰坪县八个乡镇,都有不同面积大小的可采矿,一二百家的矿权,面对这么大的范围,有多少有环保手续,有多少没有,我不太清楚。”陈春说,去年环保局组织对全县的矿山进行排查,但还没结果。

  记者查阅了兰坪县国土资源局网站,或许可以从下面的信息中窥得非法采矿状况之一斑:2012年9月,兰坪县国土资源局曾对全县各矿区的非法采矿进行了全面的实地调查,其中河西麦地坡矿区、石登三山矿区、啦井挂登矿区的现有停产、生产非法采矿坑口的清查显示,共清查新老坑硐417个,目前仍生产坑道313个,停产104个。

  • 作者:佚名
  • 编辑:易清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南方食品豆粉被爆含转基因 政策滞后知情权受阻
  • 沃尔玛牛排过期 余杭工商已介入调查
  • 三元牛奶2天3出絮状物 顾客质疑管理存漏洞
  • 亨氏贝因美召回汞超标婴幼辅食 评估称无碍健康
  • 消费者通过圆通速递寄手机 包裹抵达变砖头
  • 欧舒丹杏仁磨砂膏铅超标 可造成孕妇流产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