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财经

中网资讯首页 | 商业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创业| 娱乐| 社会| 图片

财经首页 > 证券 > 上市公司 > > 正文

字号:  

外资便利店7-11重庆水土不服 租金高于深圳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13-07-20 11:17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在广州、深圳等地顺风顺水的全球最大24小时便利连锁店7-11继续西进。继2011年在成都开店尚未达到既定目标后,7-11品牌的拥有者柒-拾壹(中国)投资公司携新希望(9.24,-0.36,-3.75%)集团的巨资杀进山城,正面临巨大挑战。

  此前,同样来自日本的世界第二大便利店品牌罗森已在重庆交了一份不佳的成绩单。2010年,同样带着3年开300家店的豪言入渝,但重庆罗森便利店有限公司总经理福田晓村后来坦承,罗森经营思路有些不接地气。截至去年底,罗森只在重庆开了第57家店,先后关闭了几家严重亏损的门店。已开店中,仅3成盈利。

  “重庆开便利店的成本比深圳要高!”7月15日,重庆可购有限商贸公司总经理赵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很多外来企业有所不知的。而日资品牌24小时营业的方式在重庆,多少有些“水土不服”。国家对外资企业烟草零售牌照的限制更是像一堵墙,阻止了大量烟民成为便利店的消费者,却对本地便利店大开绿灯。

  重庆的门槛

  “便利店的成本主要是三大块,店面成本、人力成本和物流成本。”赵彪说,对便利店来说,大部分靠加盟才能迅速扩大规模,占领市场,可购就有60%的店是加盟店。但房屋租金是企业最主要的压力,重庆的房屋租金不仅比2010年时贵,平均价格甚至贵过深圳。

  他说,深圳一个五六十平方米的铺面每月租金在3000-8000元,而由于重庆地形崎岖,同样面积大小的铺面至少在6000-15000元。“可购刚盘下来一个店,才40平方米,月租金高达3.5万元!”他说。

  “但可购的物流依然是亏损。现在我们只有120家店,只有做到200家店时物配才能盈亏平衡。”他说。

  在重庆市品牌协会秘书长张锐看来,物流是发展连锁便利店的要害。他说,重庆很多便利店并没有大型超市的雄厚物流配送渠道。罗森在重庆是和第三方合作,并没有自建物流渠道。

  “单个人力成本算起来比深圳低。”赵彪说,在重庆,一个店员月工资1800元-2100元,深圳要高出300-500元,平均一个便利店要请5-6名店员。但除去房租,重庆便利店的资金经营压力还是比深圳大,平均一个店贵出1000元以上,这是很多外来企业没有估计到的。

  “除了经营成本,重庆便利店的风险安全成本令人担忧。”最早在重庆开设便利店的重庆十分利商行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政纲对本报记者说,便利店24小时营业,增加的不光是一个店员每晚20元的夜班补贴和电费成本,更重要的是偷盗风险。

  “原因就在于重庆还处在便利店的市场培育期。”赵彪说。直到今年,才开始有很多人接受便利店。

  但今后两年,依然是重庆便利店的发育阶段。

  新希望的算盘

  尽管前有罗森的水土不服,但新希望依然选择了和日本品牌7-11合作,携10亿资金入渝,计划3年内开300家便利店,未来达到1000家,并以重庆为桥头堡,辐射全国。

  这和新希望力图掌握零售渠道的战略意图有关。“新希望养殖、屠宰肉食品的产业链基本完成,但从田间到餐桌零售这块较弱。便利店的介入,成为新希望打造全产业链的最后一公里。”新希望集团营运总监唐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

  此前,新希望做过多次参与零售和批发环节的尝试。早在2002 年,新希望集团旗下的新希望贸易有限公司出资450万美元,入股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结果没两年乐客多超市纷纷倒闭,新希望退出。2010 年,新希望参股北京新发地农产品(6.44,-0.30,-4.45%)股份有限公司,分羹北京的大菜篮供应。

  “这次进军便利店市场,新希望选择了控股。”我们的目的是要掌握零售渠道,打造终端品牌,从而保证新希望食品的安全追溯。“唐勇说。

  坐观7-11在成都以外资独资方式发展两年后,新希望再也坐不住了,主动出击,拉上物流伙伴三井物产,和柒-拾壹(中国)投资公司三方注资,新希望控股51%,在重庆成立便利店发展总部,计划今年开出第一家便利店。

  截至7月15日,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新玖商业有关负责人时,其称,第一家店的选址尚未最后确定,但先是自营。成都7-11便利店原计划今年内开店140家,但不少店关门。其坦承,这缘于在论证上可以开店,但实际经营有偏差,所以现在新希望很慎重。

  但记者发现,同样面临水土不服,新希望入渝面临极大挑战。

  唐勇表示,新希望主导的7-11便利店单店面积在100平方米左右。那么算下来,如果按照既定开店目标,新希望的资金压力不小。

  就商品结构而言,重庆餐饮以麻辣出名,罗森在重庆也走餐饮路线,曾联手陶然居推出盒饭、饭团,但不太受市场欢迎。

  李政纲认为,就本土企业而言,便利店办餐饮服务证,比办烟草零售许可证手续更麻烦。尽管烟草零售的平均毛利只有10%,但烟民是便利店的一个潜在消费群体。而烟草个体零售牌照,恰恰是对外资企业的一个限制。按照《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规定:外商投资的商业企业或者个体工商户不得从事烟草专卖品批发或者零售业务,不得以特许、吸纳加盟店及其他再投资等形式变相从事烟草专卖品经营业务,包括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和外商独资企业。

  就便利店24小时营业的服务方式,李政纲认为不同于广州、深圳的是,重庆最近才刚刚适应,且冬季和夏季的作息时间有所不同,重庆便利店不一定照搬采用。

  • 作者:佚名
  • 编辑:王利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信息服务

  • 最以退为进的大佬
  • 北大才子陈生卖肉估值达40亿 自封猪肉中的奔驰
  • 振华首季合同额急升68% 接连获14台岸吊订单
  • 汉缆股份一宗地将被收储 预计获益1.9亿
  • 俏江南拟强发H股 官司不断盈利能力饱受质疑
  • 孙陶然 跑马圈地路上盈利只是件小事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